【APH】(法英)初恋它就是个渣01(友情应援)
日向紫曦 发表于 2010-3-1 3:45:00

紫曰:这是给爱遥(南野遥)的法英新本应援的文,暂定名是《天生一对》谐音简称为天意本。因为爱遥懒惰又忙碌的缘故,至今公式站还没弄好(噗),反正到时候加上就是了=V=这文的名字就是爱遥友情提供的喔》《(爱遥我们一起加油吧~~~)

01

 

在英伦大学的一处,一名金发青年正在奋斗。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偶尔腾出手推了推滑下的眼镜,偶尔又会翻找一下旁边堆积成山的资料。

亚瑟·柯克兰,现年26岁,目前是大学助教,有时候会去兼职下讲师,已经是高收入人士。亚瑟有个成分复杂的家庭。他有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孪生弟弟,目前是相依为命的状态。他是父亲在前妻生的,从父姓,而一双孪生弟弟则是跟着继母嫁过来组合成家庭的,一个从母姓一个从父姓,分明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马修·威廉姆斯,据说觉得姓氏不算什么,也就保留着。三兄弟的双亲实在新婚蜜月里出意外身亡的,当时着实让一直都是优等生的亚瑟陷入了迷惘从而走上歧途。

现在他正在赶着新的论文。这篇论文是他的直属上司伊丽莎白非常重视的,所以他得定期向伊丽莎白汇报情况。

待终于完成预定进度的时候,亚瑟伸了伸懒腰,才发现已经是傍晚时分,他站了起来将凉了的红茶倒掉,再烧开水的空挡他写了封E-mail发送给伊丽莎白汇报。

端着热红茶站在床前一边观赏日落一边小憩的亚瑟拨了通电话回家,告诉弟弟马修今晚他不回去吃晚餐了。没有意外地已在收到了要注意饮食注意天气注意身体等等的嘱咐,亚瑟一边答应着一边不自觉地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即使对方看不到。马修这个弟弟平时都不多说话,存在感是有点让人料想不到的薄弱,但是他却是打点家里一切日常的人,家务、家计……好像从那孩子十二岁开始就默默地接手过去了。安静而乖巧的马修,也非常温柔和体贴,和他兄弟阿尔弗雷德简直是完全相反。

想起另一个弟弟,亚瑟笑得有点儿无奈。阿尔弗雷德……是个天生的惹祸精,不过却很有气魄很有勇气,总是一往无前,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能阻挡他的脚步的。认真来说,就是缺心眼少根筋,不会看气氛不会看场合不会看别人的脸色吧。

想着,亚瑟皱了皱眉,忍不住摇了摇头。

沐浴在夕阳下的亚瑟,一头金发闪闪发亮,虽然眉毛是比较奇怪,但是五官轮廓还是很俊朗的,尤其是一双在镜片后的碧绿色眼眸,简直就像世界上最顶级的绿宝石一样熠熠生辉。如果不是总是穿着正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些,大概是从念书到毕业工作都一直待在校园中的缘故。

 

休息够了,亚瑟准备为下一个进度目标而奋斗。

一头重新扎进资料堆的亚瑟显然忘记自己只是喝了杯红茶而已,晚餐什么的根本就被忽略了。

一直到响亮的铃声将亚瑟从资料海洋中拉出来。

亚瑟有些茫然地看了看窗外,看了看手表,才发现原来已经到午夜了,他也没多想就接了电话。听到对方的第一句话后,亚瑟就后悔了。

 

“有奖竞猜,来猜来猜,猜猜我是谁啊~~

传来的话音还夹杂着很多杂音,似乎是个吵杂的环境。

亚瑟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他忍不住脱了眼镜,揉了揉额际:“安东尼奥,我没空和你玩。”

“啊,亚瑟,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人啊,你的语气就不能再亲切一点再可爱一点么?”

“有话就讲有屁快放,不然就回去调戏你的罗马诺,本少爷没空奉陪。”

“真是绝情啊……就算是弗朗西斯的事情也没空奉陪?”

某个名字已出现似乎就点燃了亚瑟了,亚瑟只觉自己额际冒出了青筋,他一下子没忍得住情绪一拳就砸到桌子上,所有东西都跳了跳:“我管那个混蛋去死!”

“喔……那就是说弗朗西斯被强暴也没关系咯?”

“谁会瞎了狗眼去强暴30多岁又有胡渣的老头子啊!”

“喔……但是我这儿看到他似乎真的被看上了喔?”

“关我屁事!”说罢,亚瑟决绝地挂断了电话,却还是怒气难消地瞪着手中的电话,又是结实的一拳砸到无辜又可怜的桌子上,“可恶!可恶可恶!”

亚瑟默默地握拳沉默地生着闷气,半晌,却是保存了档案关了电脑抓起外套往外走。

 

门口处的铃铛声响起,看着好戏的安东尼奥正准备欢迎客人的时候发现来人是熟悉的人不由得将“欢迎光临”换成了“亚瑟这次还是这么神速哦”并奉上一个无比灿烂夺目的阳关笑容。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开了个酒吧,因为太喜欢番茄了,因此干脆用了番茄命名,曾经被弗朗西斯吐槽,究竟你有多喜欢番茄。自称是隔壁街早安花店瓦尔加斯兄弟的监护人,经常性被瓦尔加斯兄弟的哥哥罗马诺头槌攻击,却依旧能笑得比太阳还灿烂的厉害人物。具其损友暗地里透露,安东尼奥的恶劣是纯天然,不含任何人工添加所以才更加的罪该万死。

安东尼奥的“招呼”换来的是亚瑟凶狠的一瞪,连问都不用问了,酒吧内都成了一副看好戏的氛围,人墙围着的角落里,正是涉案嫌疑人弗朗西斯。

亚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弗朗西斯脸上已经有了淤青,嘴角还破了,渗着血丝,却依旧一副优雅痞子样地坐在雅座的沙发上,摸着自己的嘴角龇牙裂齿,疑似碎碎念着什么“说好不打脸的嘛”之类的东西。

为首的家伙高头大马,身材壮硕但是样貌凶狠,一看就让人觉得不是惹得起的角色。

亚瑟侧了侧头朝安东尼奥问道:“那是谁?”

安东尼奥手肘撑着吧台托着下巴回答:“我也不清楚,不是在这一带混迹的家伙呢,脸面生得很,所以我才叫你来着。”

亚瑟却白了他一眼。生面口才叫,睁眼说瞎话,你分明是凡是那家伙的事情都推到我头上好不好。显然亚瑟也没有反省和检讨过对方为什么就吃定他一定会管弗朗西斯的闲事。

为首的男人朝地上啐了一口:“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敢勾搭我的人,想不到是个绣花枕头,除了一张脸就是废柴的软脚虾!”

弗朗西斯却似乎丝毫不怕触怒对方会被揍得更惨,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耸了耸肩:“那哥哥我也是没办法的,谁叫我就是长了张这么天下无双的俊脸,又谁叫你家小宝贝爱帅哥呢?哥哥我声明,可不是我勾搭喔,是他自动送上门的。”

一看那为首的男人就知道他恨不得将弗朗西斯撕碎了。

亚瑟嘴角抽搐了下,他一手揪住了安东尼奥的衣襟,斜眼就瞪了过去。

安东尼奥自然知道他的疑似,摆着手势让他冷静:“冷静冷静,不过又是桃色纠纷而已嘛,这次是个生面口的可爱少年啦。真的不是弗朗西斯去招惹的,我见证的,是那少年自己找上弗朗西斯的。”

见对方不作声,弗朗西斯拨了拨刘海兀自说下去:“在床上,你的小宝贝还赞叹我的技术比他家那位还好呢。”

亚瑟顿时觉得这种自寻死路的家伙实在是死有余辜。

那为首的男人显然已经理智崩裂,只见他猛地扑过去将弗朗西斯掀翻在地,出拳就是狠揍。弗朗西斯倒是灵巧地避过拳头,还朝亚瑟笑了笑才大叫:“哟哟,小亚瑟快来救哥哥我哇~就等你英雄救美啊~

亚瑟的第一反应是掩面装不认识。

不过弗朗西斯这个举动却成功地转移了男人的注意力。只见他挟着弗朗西斯站起了身,凶恶地瞪着亚瑟,然后轻蔑地上下打量着,嗤笑出声:“凭这荏弱的斯文人还想介入?别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那才不是什么荏弱的斯文人呢,那可是原不良少年哦……你会死得很惨的……”

亚瑟依旧面无表情地侧着头盯着那男人,然后活动起筋骨来:“我本来不想插手,那胡子混蛋是生是死,是不是被人爆菊花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为什么偏偏每次都有这种不知死字怎么写的文盲惹本少爷生气?”

那男人一听,愣了下,随机又和手下一起狂笑起来,完全没将亚瑟放在眼内。自然也没发现酒吧内有些人已经默默地摆出祈祷的姿势。

亚瑟抽起了两个酒瓶,迅猛地朝没有防备的男人奔去,同时朝额际攻击。那为首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放倒了,顿时惊呆了一众喽啰。

扔掉手中剩下的部分,亚瑟一脸嘲讽地用脚踩在那个已经起不来的男人的头上,扫视了那些跟班们一圈:“不自量力,老子我出来拿刀砍人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肚子里呢!”

一时间,一堆恶毒到让人发指的语言伴随着差不多隔一两个字就可以【哔】掉的污言秽语,全场除了早就认识亚瑟的人,通通呆掉了,更不要说亚瑟的学生和他的弟弟们,如果看到此时此刻的亚瑟,绝对没办法将之与那个严谨又不苟言笑的优等生联系起来。

弗朗西斯被晾在一边默默苦笑,他朝安东尼奥看了一眼,安东尼奥回赠一个“我对你很好吧”的灿烂笑容。弗朗西斯又有这种人不死简直是人间祸害的感觉。他轻咳一声,唤了一句:“亚瑟。”

亚瑟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终于愿意移开自己的脚。

喽啰们顿时往门口涌去,只留两个拖走老大。

 

安东尼奥拍了拍手:“啊,没事了哦,大家继续载歌载舞吧~

弗朗西斯讨好地靠到亚瑟身边,嗅了嗅他的气味:“谢谢你了喔小亚瑟,嗯,还是那很好闻的味道,很香哇~

亚瑟却是出手就打,边打边骂:“收起你那套恶心的东西,本少爷不受你这套。你还躲,刚才又不见你这么会躲!”

弗朗西斯却生怕气不死亚瑟一样,嬉皮笑脸地说:“我不被揍个两下你又怎会因为担心哥哥我担心得都不能专注工作飞奔过来英雄救美呢?”

 

有什么东西再次断掉了。

 

“痛……痛痛痛……好痛啊……小亚瑟你再轻点,再温柔点……哦……天啊……”

亚瑟忍不住将手中的医用棉签往弗朗西斯的伤口里狠狠戳下去,当即让弗朗西斯到吸一口气然后消音。

亚瑟恶狠狠地警告着:“你再发出这种恶心巴拉的声音我马上让你蒙主宠召!”

“哦,这可不行,哥哥我才不忍心让你背上谋杀亲夫这种悲怆的罪名~

亚瑟忍不住又一次抡起拳头,却被弗朗西斯牢牢握住。

弗朗西斯笑了笑,却扯动了受伤的嘴角而变成奇怪的扭曲的表情,可是眼神却专注又温柔:“寻仇的都没把我怎样,你却将我揍成这副德性,怎样你也要负点责任啊。”

亚瑟冷冷地俯视着沙发上的人:“那麻烦你自己也有点自知之明,好好配合。”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好啊。”就吻过去了。

亚瑟没有回应也没有反抗,只是静静地半垂着眼帘。

渐渐,弗朗西斯伸出手圈着他的肩背,然后亚瑟就闭上了眼睛,慢慢地俯下身去了。

 

马修红着脸颊打算静静地离开,谁知道一转身却见到了自己的孪生兄弟揉着眼睛一脸迷糊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眯着眼睛见马修红着脸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在干嘛:“马修,你刚才有在我前面的么?”

马修没空在这个时候跟这个孪生兄弟计较了,他只希望能在阿尔弗雷德发现客厅中那两人之前赶紧将人拖走。

事与愿违,平时戴眼镜的家伙其实只是拿平光镜装成熟,视力无碍之余压根就是好到如鹰隼一般,一下子就发现了客厅里纠缠得散发着情色气氛的二人。

阿尔弗雷德生气了:“又是那个混账”并且正要冲出去。

马修眼明手快捂住了孪生兄弟的嘴巴并费力将人拖走。

 

而客厅中打得火热的二人已经不管不顾了。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dyxf.xhblog.com------------------------

  • 标签:APH 法英 
  •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邊域漠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劍破天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橫掃天下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蒼穹無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劍起風雲行 

       劍起江湖平日月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